當前位置: 主頁 > 商業 >

是誰將開啟娛樂世界的辛亥革命?

時間:2018-10-28來源:互聯網 作者:編輯 點擊:
有沒有發現這樣一個現象,近兩年的娛樂綜藝的方向,朝著素人的路徑演化,為什么長相普通的毛不易能火,身材長相都很路人的王菊會被pick,抖音上1900多萬粉的費啟鳴人氣已經比咖

有沒有發現這樣一個現象,近兩年的娛樂綜藝的方向,朝著素人的路徑演化,為什么長相普通的毛不易能火,身材長相都很路人的王菊會被pick,抖音上1900多萬粉的費啟鳴人氣已經比咖位比他高的大明星更出名,甚至連中了錦鯉的信小呆,都可以成為被人瘋狂追捧的對象,明星和素人的界限,從之前的涇渭分明,到現在已經十分模糊了。

要理解這個變化,就不得不提到《超級女聲》。

即便是從現在的眼光來看,2005年的《超級女聲》依然是跨時代的杰作,通過《超級女聲》這個平臺誕生出的素人選手,無論是周筆暢,還是李宇春,亦或是張靚穎,即便過了十幾年,依然在娛樂圈享有巨大的影響力,刨除個人的能力不說,平臺對她們的幫助依然是巨大的——現在任何一位80后90后,都會對這個節目不陌生。

而《超級女聲》的成功,和它當時的全民投票機制分不開,在那個手機剛剛普及,溝通基本靠短信,智能手機還未見蹤影的年代,《超級女聲》采用了全民短信投票的方式,根據票數一決高下,并設置了嚴格的晉級規則,事后證明這是非常明智的選擇——僅在長沙賽區決賽的當晚,累計投票27萬張短信選票。進入總決選之后更是一路飆升:10進8達到200萬張,6進5達300萬張,5進3約500萬張,光依靠短信的分成,湖南衛視保守收入就高達3000萬。

這就是技術+娛樂所帶來的巨大效應,這也是第一次讓人們意識到,技術進步所帶來的驅動力能夠如此深刻的影響娛樂市場。

而到了2018年,隨著各大互聯網公司紛紛大舉進入短視頻領域,娛樂和互聯網融合的程度越來越高,從今年的幾個綜藝選秀節目和新平臺的方向來看,娛樂行業正在面臨新一輪的技術顛覆和改造,并且這種改變不是小的修修補補型,而是不亞于辛亥革命式暴風驟雨般的顛覆,這是一種幾乎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楊超越和信小呆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前者是被社交網絡的網文和表情包帶火,后者則是被支付寶帶火,錦鯉已經成為2018年的關鍵詞,即便是在娛樂領域,流量和關注度不再僅僅向明星傾斜,傳統意義上明星高高在上,流量資源被明星掌握的狀態很快就要被顛覆和取代,無論是騰訊的創造101,還是明日之子,亦或是偶像練習生,我觀察這些娛樂產品,最大的感受是,這些節目和活動都在傳達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——

那就是技術驅動力所帶來的全新娛樂方式和理念,正在取代傳統的娛樂世界,被眾人捧上天的明星,可能要面臨越來越多素人藝人的競爭和奪位,制作人的特權,也就是通俗意義上“左右劇情”的幕后人的能力,真正回歸到大眾手上,大眾掌握了真正的話語權。

在歷史語境中,辛亥革命的最大貢獻是推翻了帝制,但在娛樂語境中,辛亥革命意味著全新的娛樂方式和互動模式已經到來,這是技術進步所帶來的產業驅動。

最大的不同之處,我個人認為是用戶話語權的巨大提升,從而產生的新的娛樂產業理念和邏輯。

過去流量和話語權都集中在明星藝人,因此明星藝人就是娛樂世界中的“王”,粉絲就是俯首稱臣的“臣民”,雙方處于非常不對等的狀態,而現在是,任何人只要有才藝,都可以參加選拔,任何一位粉絲都可以投出自己的一票,娛樂產業第一次處在一個充分自由市場的階段,特權階層被消滅了,用戶直接決定節目和劇情的走向,全民偶像的時代已經到來。

我們可以舉兩個例子。

一是韓國非常火的《Heart Signal 》,一檔開放式戀愛節目,邀請四男四女入住信號小屋,通過日常相處以及節目組安排的約會環節,每日結束后向一個人發送匿名愛的短信。

而直播間的嘉賓通過觀看男女嘉賓之間有意無意發出的身體訊號,解讀他們的心理活動,進而猜測每一集的情感走向。

《Heart Signal 》的創新之處在于,一這是一個完全開放式的情節,沒有任何提前安排的戲碼,觀眾也不知道最后誰會和誰在一起,二完全采用素人,并且并非那種好看的素人,就是普通的白領,上班族。

二是yoo視頻音樂賽道的街頭ktv,這個被官方稱為“每人100秒,唱紅一條街”的全民競演活動,實質上是一檔完全由素人參與,完全依托全民制作人投票的比賽。規則很簡單,任何用戶上傳自己的短視頻作品,選擇參加賽道,只要票數前十,就可以參加線下比賽,演唱一首歌,屆時由網友進行實時進行投票,最終決定參賽者的權力從傳統的明星導師,完全轉移到全民制作人手中。

而且比賽很有意思的是,真正票數高的并非我們傳統意義上那些顏值高,身材好的帥哥美女,很多都是那些甚至連好看都談不上的素人:比如一位唱歌酷似周杰倫的男生。比如這一位網絡主播,直接收到《明日之子》總導演親手送出的第三季邀請。

這里我們可以提一下yoo和抖音的不同之處。

騰訊接連推出幾款短視頻,對抖音形成了所謂的合圍,而從外界的判斷來看,去年的抗頭主力,從微視已經逐步轉移到了yoo視頻,內部人士評價yoo視頻是“內部期望值非常高”的一款短視頻產品,但從實際的產品來看,抖音和yoo視頻又存在諸多差異,這種差異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:

1是商業變現上。目前抖音合作的變現渠道有:開屏廣告、信息流廣告、定制挑戰賽、貼紙合作、達人合作以及電商。前幾項是抖音的收入大頭,并不能承載抖音1.5億的DAU以及數量龐大的紅人,關鍵是信息流無法為頭部紅人形成持續有效的變現,因此電商化似乎是唯一的選擇。

2頂部賬號的承載能力。以費啟鳴為例,費啟鳴目前在抖音的粉絲1901萬粉絲,以目前的合作價格來說,絕大多數KA投不起這樣的頂部賬號,而騰訊除了短視頻之外,有豐富的渠道和資源能夠承載和培養這樣的大V, 從素人選拔到全民pick,再到公演的全鏈路產業都已經成熟,這也注定了,yoo視頻以后的路徑,是朝著全民綜藝的路線發展。

從這個角度去看,也不難理解為什么yoo會更青睞全民pick的模式,因為那些參加比賽的選手,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明星,而是自己觸手可及的選手,“低空追星“的好處是,降低了粉絲和明星之間的距離,甚至是可以互換的(比如一邊pick,一邊自己參加選拔),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理想中的那個選手,從而加速整個平臺社交化,產業鏈化的速率。

為什么娛樂行業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?本質上,是技術驅動所帶來的產業驅動。

從底層通信基礎來看,是2G時代到4G的,從基本面來看,是功能手機被智能手機取代,手機擁有更多的app,更多的流量,更高速的網絡和帶寬,手機占用用戶時間越來越長,同時社交網絡日益發達,我個人認為娛樂產業經歷了三個階段。

一是傳統的電視時代,大家只能坐在電視機前看,節目都是按部就班的,無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,只能一直看下去,缺乏互動和參與。

二是PC互聯網時代。用戶可以通過投票,論壇等方式參與到節目的互動中來,比如在微博上發表自己的看法,為喜歡的選手加油助威等等。

三是移動互聯網時代。短視頻,直播的崛起,意味著內容本身已經成為網絡社交的一部分,任何智能手機的用戶,不但可以在手機app上生產,瀏覽,傳播這些內容,還可以通過手機pick選手,選出心儀的明星,在如此龐大的用戶交織體系中,素人出位變得不再是難事,即便是長相普通,身材一般,也可以在線上線下展現自己的才藝和實力。

總結

這就是娛樂世界正在發生的辛亥革命,它的崛起,本質上和互聯網的誕生如出一轍:互聯網磨平了空間和時間的距離,讓人們交流和溝通的門檻變得非常之低。

至于未來的娛樂行業的走向,一方面是全民偶像時代的到來,另一方面是造星全鏈路的打通——不管是直播,短視頻,網大,綜藝,才藝展示以及晉級的渠道越來越寬,這對底層系統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看似短視頻百家齊放的今天,其實是一場綜合實力的路演,騰訊也好,阿里也好,頭條也好,勝利的一方肯定是有更成熟的運作模式,以及更豐富的產業資源,想必大家都非常清楚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文章導航
推薦內容
SS成人影城-免費a片線上看!上千部影片觀看!A片線上看 線上看A片 A片直播 A片下載 線上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