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主頁 > 商業 >

字節跳動融資解讀:政策風險一日不破,今日頭條一日不安

時間:2018-10-27來源:互聯網 作者:編輯 點擊:
科技自媒體 / 侃科技頻道 近日,坊間傳出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已完成擬上市的最后一輪融資,也即Pre-IPO融資,融資金額為25億美金左右。本次融資的投資方包括軟銀、春華資本、

科技自媒體 / 侃科技頻道

近日,坊間傳出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已完成擬上市的最后一輪融資,也即Pre-IPO融資,融資金額為25億美金左右。本次融資的投資方包括軟銀、春華資本、KKR、云鋒基金等等。一個有趣的細節是,此前和字節跳動走得很近的云鋒基金,在本輪融資中,只是跟投方而已。

對于本輪融資,最重要的核心點有三個:一是,今日頭條真的值750億美金嗎;二是,今日頭條在這個節點融資,是否僅僅是因為缺錢或者說要用錢;三是,手握重金之后,是否意味著今日頭條將一馬平川?

一二級資本市場倒掛:參考小米美團的水分,字節跳動估值要打對折

如果從純財務的角度講,對一級資本市場標的的估值,常規做法是,從二級市場中先尋找一個最貼合的“參考標的”,然后在用P/E估值法、P/B估值法、P/S估值法、PEG估值法、EV/EBITDA估值法等各種估值算法,算出一級市場標的的估值區間,再通過加權等各種方式,最終估算出標的的合理市值。當然這種方式太過晦澀,也太過枯燥。對于吃瓜群眾來說,不必要知道今日頭條確切值多少錢,而只要知道字節跳動750億美金的估值是否太高了就夠了。從這點上看,答案是肯定的。

首先,是產品UPS被大大稀釋。眾所周知,互聯網公司到底值多少錢,最核心的在于“產品”。不可否認,在過去一段時間,字節跳動旗下的今日頭條和抖音,都是非常受歡迎的產品,都在細分領域有著自己的“UPS”,也即產品的獨特賣點。

但是時至今日,類頭條產品已經成為BAT和五大門戶的標配產品,隨著各家的奮力追趕和在新聞資訊領域專業能力的不斷呈現,今日頭條早已經不是用戶的唯一選擇。至于抖音,更是四面受敵,一方面既要繼續和快手死磕;另一方面還要面對淘寶鹿刻、百度視頻、騰訊短視頻“葫蘆娃兄弟”等的壓力;同時還要和各種短視頻、小視頻、直播、長視頻等流媒體進行市場爭奪;最為重要的是要面對眾多用戶“玩膩了”的挑戰,所以方方面面的變數可謂非常之大。

其次,是核心產品撐不起過高估值。如今在字節跳動內部,抖音儼然有風頭蓋過今日頭條的趨勢,抖音值幾何也可以看出字節跳動值幾何。這方面,可以橫向對比一下抖音和快手。從今年年初開始,快手就一直在尋求新一輪180億美金左右的融資,雖然各種消息滿天飛,但是最終也似乎沒有被證實。和快手大體相當的抖音,其估值自然也是在這一范圍左右。

抖音加上今日頭條再加上其他一些零碎的小產品,其估計再怎么算也是遠遠低于750億美金的。要知道字節跳動如今包括悟空問答等不少產品,借勢今日頭條光芒的效應已經越來越低了。比如悟空問答,甚至已經開始被字節跳動大幅降權、戰略放棄了。

最后,是一二級資本市場倒掛嚴重。中國互聯網行業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,絕大部分企業在IPO市值穩定后,市值都比此前上市前的估值要來得低,而且是低不少。比如小米,上市前喊出了1000億美金的估值,但是上市首日市值只有480億美元左右,如今的市值更是只有390億美金左右;再比如美團,上市前估值600億美金左右,但是如今市值也只有370億美金左右。可以肯定和小米、美團體量差不多的今日頭條,上市后也會走出相似的路徑——市值回歸理性。比照小米、美團4-6成擠水分程度,今日頭條的估值或許需要打個對折。

融資或是資本市場上演的抬轎戲,為接盤者做局可能才是真實目的

講到這,可能有人要問了:你會比精明的投資人還聰明嗎?你都知道估值不值750億美金,投資人就不知道嗎?投資人知道了為什么還要投?

這些問題真是問到點子上去了。

第一,比投資人聰明并非不可能。在今日頭條之前,筆者對小米、美團的看法都是其估值有虛高的成分,現在上市之后果不其然,兩者的市值都一跌再跌。要知道,投資人投錯項目的概率比投對項目要多得多。而且還有一點,投資人也是“職場人”,很多時候“做出成績”比“衡量好估值”更為重要。更直白的說,比如大家都頭腦發熱的認為今日頭條是一個好標的,那么能夠跟上車、分一杯羹就是短期內“做出了成績”,而長期來看這筆投資是不是合理、賺不賺錢,那是以后的事情了。說不定這個項目的投資負責人早已經“去新東家”了。

第二,一級資本市場也存在博傻的情況。大家知道二級市場有追高博傻的炒作方法,同樣的一級市場也有這樣的操作方法。一個標的值不值這個“價錢”,要看從哪個方面去理解。如果從戰略投資的角度上看,很簡單:值就是值,不值就是不值;但是如果從財務投資的角度上看,就未必如此。

換句話說,一個標的哪怕你認為不值這個估值,但是市場上大家都認為值這個估值,或者裝著認為值這個估值,那么你不妨也跟風“看多”,等到下一輪融資的時候在伺機退出,這樣就可以從中賺差價。此前共享單車領域,就是典型的“博傻投資”,賭的就是有后來的接盤者。無獨有偶,筆者不排除今日頭條如今就存在這樣的情況,也有人在故意的“唱多做空”,在玩擊鼓傳花的資本游戲,通過這種資本局中局,讓那些盲目的追風者,最終變成了接棒者。永遠記住:在這個世界上,傻不可怕,可怕的是做最后一個傻子。當問題是,殘酷的資本市場,總有人是要成為最后一個傻子,被吃得骨頭渣子都沒有的。

第三,提前為上市定價吹風。如果說做局找接盤者是“Plan A”的話,那么提前為上市定價吹風,提前上演資本抬轎戲碼,最終收割韭菜、小散就是“Plan B”。這種情況很好理解,還以今日頭條為例,比如肯定有人認為今日頭條500億美金的估值都是高的,更遑論750億美金的估值了。好,既然你不認可我的估值,那我就成功“實現”一次750美金的估值給你看,用實際情況告訴你我值這個價。這也可以理解為是一級市場的“逼空”。

了解玩法的人都知道,這種高估值行情,很容易“做出來”的。無非是原有股東,頂多在拉一兩家新面孔,一起進行投資,這樣的話就是“自己出錢買自家的貨”,在這樣的情形下,都是自己家的東西,定價多少還不是自己所了算。到這里也許就了解為什么大部分互聯網公司上市前估值那么高,上市后都被打回了原形了:一是,如今各大證券監管機構,越來越專業,對互聯網的各種雞賊玩法也越來越有經驗,因此能夠在定價這第一道關上,就從嚴把握;二是,相比一級市場各種眼花繚亂的不存目的,二級市場目的單純,就是:值得就買不值得就賣,因此二級市場才是衡量一個公司價值幾何的最終標尺。

重金買不了平安:政策風險一日不破,字節跳動一日不安

通過上述分析,不難看出對于字節跳動而言,即使未來一兩年能夠成功上市,那么等待其的也是一場浩浩蕩蕩的“脫水”過程。小米被脫去了6成水分,美團被脫去了4成水分,更不用說其他體量更小的互聯網公司了,在這樣的趨勢下,字節跳動不多說,脫去一半是一件概率極大的事件。

實際上,對字節跳動來說,“市值最終會讓估值裸泳”并不是最讓人擔心的事情。因為估值過高、市值變低,都可以用類似“資本市場正常波動”啥的給搪塞過去,而且這還是一兩年之后的事情。

就目前來看,最大的問題,還是一個解決“悖論”的難題——如果內容去低俗化,那么會流失極為龐大的一群用戶,在移動資訊進入存量競爭的時代,自己的用戶跑到別人家里去了,那是“里外里”翻倍的打擊;而如果內容不去低俗化,繼續保持一直以來的低俗、庸俗、惡俗、甚至是情色、灰色等特點,那么就又會有政策風險。

政策風險之于字節跳動,既是頭頂上的達摩利斯之劍,更是那只永遠還沒有落地的“靴子”。不確定性的風險,往往才是最大的風險。雖然字節跳動如今加強了內容的審核力度,也通過各種手段,極力表明自身擁抱主流價值觀的態度,但是打開今日頭條等,三俗的內容仍舊隨處可見,在如今“嚴監管”成為大勢所趨的背景下,今日頭條對流量方面的“上癮”,很可能會繼續招來整改要求。

字節跳動的另一大風險,在于版權。此前字節跳動就曾經因為版權問題,被各種媒體機構、著作權擁有者告上法庭,相關的案例已經數不勝數。最近,連“好人張朝陽”都忍無可忍,也把今日頭條高上了法庭,原因還是盜版——熱播劇《我在大理寺當寵物》被今日頭條盜播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今日頭條更多的是在文章、圖片等領域進行盜版,如今看來已經開始向視頻流媒體領域進行蔓延了。

字節跳動的另一個隱憂在于阿里。此前張一鳴曾經豪氣干云地說道:我創立今日頭條不是為了成為騰訊的員工。話猶在耳,但是字節跳動卻和阿里走得日近。只不過,如今隨著阿里大舉發力鹿刻短視頻;字節跳動又推出電商業務“值點”,兩者各方面的碰撞似乎不可避免。或許前文說到的,此輪融資,云鋒基金只是跟投,就已經可以看出一二。如果字節跳動隨著野望的不斷增長,和阿里的關系最終走向“美團式破裂”,那么對其來說,并非是一件好事。要知道,阿里對“不忠者”的懲罰是很嚴厲的。

總之,在行情不好的情況下,字節跳動能夠融到一筆錢,好的方面自然不用說,比如可以讓現金流更為充裕,可以更好地進行開拓布局,可以提高士氣等等;當然,也有不好的一面,那就是很可能會因為資金的涌入,而掩蓋了企業內部遠比資金更為重要的產品問題、內容問題以及價值觀問題。所以,越是這個時候張一鳴和他的字節跳動越要保持清醒,萬萬不能像有的投資人那樣,為了做局吸引接盤者,而揣著明白裝糊涂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文章導航
推薦內容
SS成人影城-免費a片線上看!上千部影片觀看!A片線上看 線上看A片 A片直播 A片下載 線上A片